成都市锦江区科学技术协会
 
  成都市科学技术协会 四川省科学技术协会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协会概况  
官方微博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资讯正文
耿虎军:放飞“嫦娥风筝”的人
www.jjkx.org.cn发布时间:2011-03-29 10:31:35  阅读:53056  编辑:jjkx
 
分享到:
 

  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嫦娥2号奔向太空。她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无形的线,牵线人便是我国航天测控专家,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五十四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遥控遥测专业部副主任耿虎军和他的同伴们。

  原以为耿虎军是个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见了面才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个“70后”,刚满39岁。他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五十四所这部“精密运转的庞大机器”中的一个小零件,然而正是这个“小零件”带领同伴们用几年的时间走完了国外航天测控领域几十年走过的路。他们成功的法宝只有一个:夜以继日拼命钻研、设计、尝试,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成功

  捕捉住嫦娥,我的心才一点一点放下来

  嫦娥二号发射升空的那一刻,也是测控系统启动的历史一刻。虽然下了很多功夫,所有指标也都事先测试过,但耿虎军的心还是紧张得咚咚直跳。

  “嫦娥捕捉住了,信号回来了,随着设备系统各项功能的实现,我的心才一点点放下来。直到嫦娥飞到离月球一半距离的时候,所有设备的功能都用到了,我这才完全放下心来。那种精神愉快,真是最美好的享受。”耿虎军现在谈起来还一脸激动。

  嫦娥二号卫星发射后,喀什18米站设备于10月2日凌晨4点开始执行任务,进行S频段常规测控,第一次就捕获跟踪正常,遥测解调正常。随后进行了X频段测控试验以及LDPC遥测编译码试验。测控设备每天连续工作10小时以上,到目前为止,状态稳定可靠,任务完成圆满。

  骄傲

  用10年追赶40年

  耿虎军似乎就是为航天测控而生的。他大学本科学的是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专业,硕士学的信号处理。来五十四所后先做了几年射频设备,接着做了几年信号处理,之后又在软件总体室待了几年。他说:“测控设备研发需要在这几个专业技术上都有工作经验,我刚好有这些基础,从事航天测控的总体设计就比较顺手。”

  在嫦娥二号任务中,五十四所团队完成了喀什站S/X频段统一测控系统、青岛站S频段统一测控系统、5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天线和地面应用系统数据接收分系统及数据传输系统的改造任务。“这些测控站要能够监测到嫦娥的飞行过程,时时刻刻掌握其轨道位置。哪里建站合适,我们就去哪里工作。”耿虎军说。

  在耿虎军的带领下,原本为嫦娥一号任务修建的只具备单S频段接收能力的喀什站18米单收站,被改造成一套完整的全功能测控站,S/X双频段能够同时执行任务,新频段极大提高了测速精度和数传速率。较高的发射功率和高灵敏度的接收系统,使喀什系统设备能够完成月球探测和200万公里的深空目标测控任务。另外,喀什站在高速数传方面,采用了先进的数据传输技术,并可进行高效的LDPC传输试验。这些创新都使我国测控技术大幅提升,在测控能力和测控频段等方面填补了国内空白。

  “我们拼命往前冲,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进行深空探测领域的研究,我们用两个五年就赶上来了。”耿虎军说,“航天领域更新换代特别快,每一代设备都不同,对技术人员的水平要求很高。这种工作很有挑战性、也很辛苦,但特别有意思,因为需要不断开动脑筋。”

  甘苦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你又要去北京一日游了吗?怎么不带我去?”7岁的儿子眼巴巴地望着正收拾行李的耿虎军,耿虎军苦笑着说不出话来。和所有参加嫦娥项目的同事一样,出差、加班是耿虎军的常态。

  “国家花费这么大搞探月工程,我们知道责任重大,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有人都只能围绕工程需求来安排自己的行程。”耿虎军说。

  喀什站设备去年4月安装,8月份开通,10月1日执行任务,工作量大,任务压力更大。“参加这个项目的同志都付出了很多。春节我们整个课题组人员配套加班,工厂跟我们一起集成组装,一直加班到大年三十才装出来,接着春节没休息继续调试。”耿虎军的妻子也是所里的技术骨干,为了照顾家庭迟迟没有时间写博士论文,其间的辛苦可想而知。

  像所有航天工程一样,嫦娥项目工程任务一旦下来,到各个节点都必须按时按计划完成研制、论证。遇到需要重新论证的技术问题,就必须抓紧时间,加班甚至干通宵是常有的事。另外,各项技术攻关必须在理论上吃透,在实际设备中实现,这需要消耗时间去研究、测试、反复做,工作一上手往往就停不下来了。耿虎军说:“常常当我们忙了一夜往家走时,环卫工人已经在刷刷地清扫路面。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又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自豪

  花小钱办大事

  耿虎军认为,航天测控发展所发挥的作用远远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些。“在登月、载人航天的研发过程中,虽然看起来我们步的是他人后尘,但没有这个过程,我国的航天事业就发展不起来,而且这也使我们加速度很快。”

  耿虎军最自豪的是,中国人真能干,花小钱办大事。“所有测控站都可以综合使用,嫦娥二号测控站是在原有站基础上改造出来的,没花多少钱,卫星也是原来嫦娥一号的备份星,这些与国外深空探测投入的资金无法比,但类似嫦娥工程的航天测控工程附加效益很高。在研发过程中我国积累了包括材料、信号处理、人才等基础储备,这些高科技储备用到其他行业会产生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嫦娥工程’作为我国重点航天项目,它的顺利实施使我国成为少数几个有能力研究月球的国家之一,这对人类和平开发利用月球和太空意义重大。作为普通的科研人员,我们为能够参与如此重大的项目而感到荣幸和骄傲。”耿虎军说。

  “在嫦娥二号任务的测控技术研发过程中,我们实现了大量的技术创新和人才储备。目前,我们的深空探测能力已经能达到200万公里。”耿虎军和他的同事们已经把眼光瞄准了正在实施的嫦娥三号任务和呼之欲出的中国火星探测。

  延伸阅读

  儿子眼里的耿虎军:爸爸很帅

  在儿子的眼里,耿虎军什么都能干。

  面对记者的提问“爸爸帅不帅?”小家伙毫不迟疑地回答:“帅”。

  耿虎军的儿子现在也成了一个小小航天迷。什么火炮、舰船,讲起来头头是道。嫦娥二号升空的各种计时口令,背得滚瓜烂熟。儿子还在幼儿园的时候,耿虎军去给他们班小朋友们上过一堂神舟七号的故事课。火箭发射、雷达开机等过程,场面壮观,引得其他班小朋友也不上课了,都跑来看。

  “当时我儿子那个高兴啊。虽然他没有当面夸过我,但我感觉得到,他很崇拜我做的事情。每次我出差回到家,他都兴奋得不行。”耿虎军说。

  “‘嫦娥’探月成功,我儿子也在到处‘吹牛’——他也为父母所从事的事业自豪啊!”话锋一转,耿虎军是一位幸福的父亲。(林莉君)

  人物心语

  航天事业充满风险,面对一个未知的全新领域,没有勇气,就作不了航天人!

  五十四所如同一部高效严密运转的机器,我是这系统中的一个小零件。

  我们起的作用就像放风筝时的线。

  这些测控站要能够监测到嫦娥二号的飞行过程,时时刻刻掌握其轨道位置。哪里建站合适,我们就去哪里工作。

  严格地说,我们是工程师而不是科学家——科学家做的是实验,十次中有一次成功,就是成功;我们做的是项目,十次必须十次成功,否则就是失败。

  嫦娥二号任务一切顺利,作为参与其中的科技人员,是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为祖国的航天事业作出贡献,我们虽平凡但很幸福。

来源: 科技日报

关闭本页
关于锦江科协 | 机构设置 | 科协章程 | 科普宣讲团 | 科协人员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版权所有:成都市锦江区科学技术协会Copyright © 2006-2015 
Jikx.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6024599号
成都畅想互动工作室技术支持